茄子直播视频app

  文/末日机甲 周六福珠宝股份有限公司,注册地深圳,是集珠宝首饰研发设计、生产加工、连锁销售、品牌运营为一体的时尚珠宝集团。公司的主要产品为镶嵌首饰和素金首饰。公司2019年4月30日申报深交所中小板IPO,2019年11月27日更新申报。 2016年、2017年、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5.32亿元、9.62亿元、16.79亿元及9.85亿元,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52亿元、1.64亿元、3.01亿元及1.68亿元。2017年、2018年营业、净利润都是快速增长。 单位:万元 一、实际控制人不姓周,是李氏两兄弟,是碰瓷香港“周大福”? 周六福,一看这个公司名字还以为老板、创始人姓周,但实际上公司老板是姓李的两兄弟。 公司的控股股东为若水联合,持有公司 36.45%股份。 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李伟柱、李伟蓬,两人系兄弟关系,李伟柱通过上善联合、若水联合间接持有公司 63.78%股份,并通过宁波创明、少伯投资、美裕投资等员工持股平台间接持有 3.46%股份,合计间接持有公司 67.24%股份;李伟蓬通过乾坤联合间接持有公司 27.34%股份。李伟柱和李伟蓬合计间接持有公司 94.58%股份。 李伟柱,1977年12月出生,EMBA,现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李伟蓬,1971年8月出生,高中学历,现任公司副董事长。 公司前身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4月,当时公司名称为深圳市周天福珠宝首饰有限公司,后更名为深圳市周六福珠宝有限公司,再更名为周六福珠宝有限公司。2018年11月股改时改为周六福珠宝股份有限公司。 老板/创始人不姓周,公司名称字号却从周天福到周六福,是不是想沾光在大陆很有名气的香港品牌“周大福”(H01929)?毕竟“周天福”、“周六福”与“周大福”是相当的相近,故意碰瓷的嫌疑比较大。 二、研发费用少,生产以委外加工为主,制造人员占员工总数不到10%,机器设备价值只有128万元 2016年、2017年、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公司研发费用支出分别为88万元、133万元、199万元及124万元,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是0.17%、0.14%、0.12%及0.13%,研发费用的绝对金额及费用率都很低。相对应的是,2019年6月末,公司研发人员只有16人,占员工总数的比例只有1.69%。 2016年、2017年、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委外加工占生产成本的比例分别为61.56%、76.77%、88.51%及91.43%,委外加工的比例不断上升。 委外加工的比例不断上升,自然从事制造的员工越来越少。截至2019年6月末,公司员工总数948人。其中销售人员709人,占员工总数的比例高达74.79%,设计人员16人,占员工总数的1.69%;制造人员91人,占员工总数的9.60%。 因为生产模式主要依靠委外加工,公司用于制造的机器设备很少。截至2019年6月末,机器设备原值只有204.30万元、账面价值只有128.29万元。 三、80%以上的业务收入来自加盟模式 截至 2019 年 6 月末,公司拥有加盟店 3050 家、自营店 20 家,营销网络遍布全国。加盟店占公司总店数的99.35%。 报告期内,公司超过80%的主营业务收入来自加盟模式。2016年、2017年、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加盟模式收入分别为 47350万元、80718万元、132256万元及 75314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90.69%、86.45%、82.18%及 80.50%,虽然占比呈现逐年下降趋势,但总体仍然较高。 公司2017年、2018年营收、净利润同比都大幅增长,主要原因在于这两年加盟店的大幅增长。 每一家加盟店加盟时,公司收取2万元加盟费。到期续约的,有的省份收取每店2万元、有的省份收取每店1万元,有的省份在2020年9月15日前续约的不收。 四、官司多,被葛优起诉索赔16万元,被香奈尔、卡地亚起诉 官司多,是周六福IPO报告期的一大特点。 (一)最有名的官司就是葛优起诉公司侵犯肖像权案 2019 年 7 月,葛优(原告)与发行人(被告)因发行人于 2016 年 8 月 3 日在主办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的配图文章中涉嫌未经原告授权许可,擅自使用其肖像图片等事宜产生纠纷,起诉请求判令:1、被告立即删除涉嫌侵权链接及侵权图片;2、被告在全国公开发行的报纸上向原告公开赔礼道歉;3、被告向原告赔偿经济损失及维权成本等合理开支共计 16万元;4、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二)广东原创动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起诉周六福及加盟店侵害著作权财产案,各赔偿10万元 (三)香奈儿股份有限公司诉发行人商标侵权纠纷,涉13家加盟商 2017 年 3 月至 2018 年 7 月期间,香奈儿以发行人及加盟店为被告提起的商标侵权纠纷诉讼案件共 13 宗,均因其认为周六福部分加盟店销售侵犯其商标权的商品,其主要诉讼请求为立即停止销售、生产侵犯其商标权的商品、赔偿其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2018 年 11 月、12 月香奈儿与公司、涉案加盟商签订了《和解协议》,并约定了赔偿金额 55.99 万元,均由涉案加盟商承担。截至 2018 年 12 月末,涉案加盟商均已支付了赔偿款,后经法院裁定,上述案件均已撤诉结案。 上述涉案加盟商共 13 家,发行人已对其侵权行为及时纠正并整改完毕,责令其关店或给予其他处罚。 (四)卡地亚国际有限公司诉发行人商标侵权纠纷,涉6家加盟商 2018 年 1 月,卡地亚以发行人及加盟商为被告提起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诉讼,因其认为周六福及其部分加盟店销售侵犯其商标权的商品且构成不正当竞争,其主要诉讼请求为停止销售、生产侵犯其商标权的商品、赔偿损失。2019 年 2 月,卡地亚、周六福及涉案加盟商在深圳市中级法院主持下达成《民事调解书》,并约定了赔偿金额,合计赔偿金额 80 万元,主要由涉案加盟商承担,公司承担 4.34 万元。截至 2019 年 3 月末,公司及加盟商均已支付了赔偿款。 上述涉案加盟商共 6 家(包括未列为被告的加盟商),发行人已对其侵权行为及时纠正并整改完毕,责令其关店或给予其他处罚。 (五)宏联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诉发行人侵害美术作品复制权、发行权纠纷 因认为发行人涉嫌销售“大嘴猴”不同形态的黄金侵权产品,2019 年 5 月27 日,宏联国际(原告)以发行人(被告一)、山东九州商业集团有限公司连锁超市彭于埠店(被告二)、山东九州商业集团有限公司(被告三)为被告向山东省临沂市中级法院提起诉讼。请求:(1)判令发行人立即停止侵害原告所享有“大嘴猴”美术作品复制权、发行权的行为;(2)判令被告一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以及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共计 150 万元,被告二、被告三赔偿原告经济损失 10 万元。该案已经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尚未作出判决。 (六)深圳诗普琳珠宝有限公司诉发行人及周六福电商侵害著作权纠纷 因认为周六福电商使用“MEMORA/诗普琳品牌形象设计”作品构成侵权,2019年10月12日,深圳诗普琳以发行人、周六福电商作为被告向深圳市罗湖区法院提起诉讼。诉讼请求为:1、判令两被告立即停止侵害原告著作权的行为,即立即删除在OHOL珠宝官方网站发布并展示的OHOL品牌形象,并停止宣传和使用该品牌形象;2、判令两被告在《寰球珠宝网》官网及该微信公众号上置顶刊登不少于7日的道歉声明以消除影响;3、判令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支出人民币50万元。 招股书还披露了公司与张建斌、陈洪金、张文伯、香港周六福黄金钻石首饰集团有限公司的众多诉讼。 值得补充介绍的是,大陆周六福成立后4个月,实际控制人李伟柱又在香港成立了香港周六福珠宝国际集团有限公司,李伟柱持股100%。招股书披露,香港周六福已于2017年停止经营,未来不会从事与发行人相同或类似业务。根据香港《公司条例》第750条“申请撤销注册”之第(2)款申请撤销注册条件为“该公司不是任何法律程序的一方”,因香港周六福存在作为被告的未结诉讼,暂无法办理注销。李伟柱已出具承诺:“香港周六福已停止经营,未来不会从事任何业务;待香港周六福所涉纠纷了结后,依法办理相关注销手续。”但招股书未详细披露香港周六福作为被告的具体诉讼事项。 综上,公司成立起公司名称就有故意碰瓷香港“周大福”的嫌疑。因肖像权、著作权、商标权等分别被葛优、香奈尔、卡地亚等主体引起众多侵权诉讼,说明公司法律意识比较淡薄,对加盟店管理不到位,内控存在较大缺陷。